给偏执男配献个吻(快穿)_第174章 首页
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
  第174章 (第1/3页)

  孩子刚出生那会儿,就面临要上户口的事,季听和申屠川才想起来,俩人还没给孩子想好名字。

  现想的话有些太敷衍了,季听躺在病房急得直出汗,最后申屠川拍板:“交给我,我会给宝宝取个好名字的。”

  季听对他向来放心,听到他这么说了,顿时就不操心了,所以等一个星期后回家时,她才知道闺女名字叫申屠西瓜。

  申屠……西瓜……

  一个这么牛气轰轰的姓,配上后面那两个字,有种尼古拉斯赵四的感觉,季听要不是还在养身子,真恨不得下床跟申屠川打一架。

  对此,申屠川还非常认真的反驳:“本来离预产期还有一个多星期,她却突然出来了,不就是因为喜欢我们拍西瓜的游戏吗?”

  “……你闺女以后一定会恨死你的。”季听无力吐槽。

  申屠川悠悠看她一眼:“不会的,我闺女绝对会喜欢这个名字。”

  “呵……”

  虽然季听不看好,但申屠川还是给闺女用了这个名字,并坚定的认为闺女会喜欢。不喜欢也没关系,他只要每天洗脑,不信治不住这么小的孩子。

  于是申屠川开始了每天一吹‘西瓜’这个名字的日子,并且致力于给闺女养得白白胖胖。

  闺女也相当争气,越长越漂亮得惊人,加上圆滚滚的身体,每次出门都要引来好多人的围观。西瓜小朋友在相对年轻的两岁时,自信心膨胀到了一定地步,觉得自己就是世界上最靓的崽崽,申屠川则认定自己是最会养孩子的爸爸。

  对此,季听半点办法都没有,只能看着如一个模子刻出来一般的父女俩,整天在她面前信心爆棚。

  日子一天一天的过,转眼西瓜小朋友三岁了,到了能上幼儿园的年纪。虽然申屠川一直遗憾她跟自己越长越像,却没有季听半点影子,但对这个唯一的女儿,还是相当宠爱的。

  临送幼儿园前一个月,申屠川就开始失眠了。

  在又一次被翻来覆去的他吵醒后,季听无奈的开了灯,打算跟他谈谈:“你到底在担心什么呢?”

  “西瓜太肥了,我怕她去了幼儿园会被欺负。”申屠川总算肯说出自己的忧虑了。

  季听颇为无语:“……你还知道啊。”这两年她一直致力于控制西瓜的体重,但每次有点成效时,这个当爹的就会心疼到不行,偷偷的投喂零食,结果西瓜越长越胖,现在就是一白白嫩嫩的年画娃娃。

  在大人的审美看来,是特别漂亮的,可在幼儿园的小朋友眼里,会不会是嘲笑的对象呢?

  “要不我们请家庭教师吧,反正去幼儿园也学不到什么。”申屠川试着跟季听商量。

  季听想也不想的否决了:“她这个年纪需要同伴,你也希望她能建立良好的社会关系吧?”

  申屠川不说话了。

  季听叹了声气:“她性格很好,人长得也可爱,我们选的幼儿园又是小班教学,老师一定会非常喜欢她关照她的。”

  “可是……”

  季听无奈:“如果你实在不放心的话,不如明天开始带她去跑跑步?还有一个月的时间,也足够她瘦个两斤的了。”

  “好主意。”申屠川点了点头。

  季听一听他答应了,心里顿时惊讶一瞬,心想上幼儿园还有这种好处?竟然能让他肯带着孩子减肥了。

  其实西瓜也没到特别胖的地步,但按照这种不知节制的吃法,季听真的担心她有一天会影响健康,所以才一直想让她减减肥,现在有了申屠川的支持,相信她很快就瘦下来了。

  解决了减肥的问题,季听想更进一步:“其实她最大的问题不是胖,而是她的名字,据研究表明,越是名字奇怪的人,小时候越容易受到同学欺负,你看姓本来就已经够特别了,再叫西瓜这个名字……”

  “我觉得挺好的,西瓜也喜欢,你不信问她。”申屠川认真道。

  季听讪笑:“可小朋友们可能不喜欢呀。”

  “他们算老几?”申屠川脸绷了起来。

  季听嘴角抽了一下,觉得这人在孩子的问题上,真是双标得可以。她决定不再跟他废话,在他唇角印下一吻,说了句晚安就躺下继续睡了。

  申屠川把人抱进怀里,发了许久的呆才缓缓入睡。

  第二天一早,吵着要吃芝士的西瓜小朋友坐上了餐桌,只见桌子上只有一小块红薯和一杯牛奶,当即眨巴着大眼睛看向申屠川:“爸爸,要芝士。”

  申屠川顿时心软了,刚要答应就听到季听咳了一声,顿时绷起脸:“今天只有这个。”

  西瓜嘴一撇,眼睛迅速泪汪汪的。她虽然长得像申屠川,可这种要哭不哭的表情,却把季听遗传了个透彻,申屠川最不能看到的就是这个表情,当即要叫人送芝士过来。

  季听瞪了他一眼,彻底打消了他这个念头,这才扭头对西瓜道:“乖乖吃饭不准挑食。”

  “妈妈……”西瓜继续撇嘴。

  季听微笑:“你乖一点,今天妈妈早点下班,回来陪你搭积木。”

  “好!妈妈说话算话!”西瓜情绪迅速高涨了,乖乖爬到儿童椅上坐下,开始吃粗粮喝牛奶。

  一旁的申屠川默默看了会儿,头一回产生吃醋的感觉:“明明是我带得最多,怎么她还是最喜欢你?”

  “因为是我生的呀。”季听得意的眨了一下眼睛,忍不住笑了出来。

  在西瓜出生之前,她以为他们家会是慈母严父的组合,万万没想到最后竟然是反过来的。申屠川对西瓜是有求必应,而自己则是视情况而定,按理说西瓜应该更喜欢申屠川才是,可没想到却还是更依赖她。

  难道她早就从本质上看出爸爸不靠谱了?毕竟申屠西瓜这种名字,也不是靠谱的人能想出来的。

  申屠川看着她得意的小表情,轻哼一声后继续吃饭,等西瓜被佣人带出去玩时,按着季听狠狠亲了一下:“不是我,你能生得出来?”

  “……不要以为孩子不在,你就能胡乱说话了。”季听气得打了他一下。

  申屠川轻笑一声,抱了抱她后便和她一起去找西瓜了。

  减肥行动在这一天正式开启,为了配合西瓜,家里所有高热量的食物都消失了,就连零食也全都换成了蔬菜干。西瓜起初是崩溃的,这无疑是她三岁的人生里遇到的最致命的打击。

  申屠川也心疼得很,每天领着西瓜去游泳池玩,让她在玩水的过程中消耗热量。季听欣慰的看着这父女俩,在背后给予他们强烈的支持,直到有一天,她发现自己的冰淇淋不见了。

  又翻了翻冰箱,确定哪都找不到后,她就跑去问申屠川了。申屠川在她来的时候放下了手中的文件,一听到她干嘛来了,瞬间又把文件拿起来:“我还有事要忙,你先出去吧,等我有空了再跟你聊。”

  “你少来,快告诉我,我冰淇淋呢?”季听不高兴的把他的文件按了下去。

  申屠川顿了一下,当即理直气壮的表明:“闺女已经把所有零食都戒了,你也不准吃了。”

  “我又不胖!”季听瞪大眼睛,觉得他难以理喻。当初生完西瓜,不到三个月她的身材就恢复正常了,之后也没有反弹过,根本用不着减肥。

  其实她以前也没有多喜欢冰淇淋的,只是可能怀孕的时候太想吃却没吃够,从那开始就留下了执念,生完孩子也没把执念消下去,现在在厨房冰箱囤一桶冰淇淋,已经是她的习惯了。

  申屠川被她瞪了一眼,气势顿时弱了些,但想到什么后又坚定起来:“我们一家人就要共进退,西瓜现在不好过,我们也要陪着。”

  “……”

  季听不可置信的看着他,半晌憋屈的扭头跑了,申屠川下意识的起身要去追,想到什么后又停了下来。

  当天晚上,西瓜翘着小脚躺在季听怀里,看到申屠川进来后咧嘴傻笑,脸上的肉果冻一样Q弹。

  申屠川顿了一下问季听:“你怎么把她抱来了?”

  从西瓜十个月起,他们就没有睡过一个屋了。

  季听淡淡的看他一眼:“哦,西瓜现在减肥不容易,我觉得应该在其他部分给她补偿,这个月她跟我睡了,你去她房间吧。”

  “……”

  “赶紧去吧,我们要睡觉了。”季听催促。

  申屠川嘴角抽了一下:“你认真的?”

  “当然。”季听假笑一声。

  申屠川无语许久,只好抱起枕头转身离开,走的时候还可以放慢了脚步,只想她会叫住自己。然而并没有。

  于是申屠川同学到了粉红色的小卧室后,憋屈的躺在小公主床上,只觉得一阵心酸。而同样心酸的,则是抱着大胖闺女睡觉的季听。

  而引起这俩人心酸的西瓜小朋友,在爸妈的大床上睡得四仰八叉,简直舒坦极了。

  这天起季听就开始了跟申屠川的‘分居’生活,季听起初有些难以安眠,但时间一久就习惯了,倒是申屠川,一直在公主床上辗转难眠,黑眼圈都深了许多。

  在又一个晚上,季听给西瓜讲完故事,等她睡着之后正要关灯时,申屠川突然出现了,一言不发的把她拉走了。

  季听怕吵醒西瓜,无声的反抗两下后就跟着他走了,两人一路到了书房,申屠川直接把门锁上了。

  季听扫了他一眼,转身到沙发上坐下。申屠川憋屈的
加入书签我的书架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