给偏执男配献个吻(快穿)_第18章 首页
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
  第18章 (第1/3页)

  “啊!!!”

  大半夜空无一人的客厅里突然有人说话,季听吓得一边尖叫一边惊恐的回头,看到走廊处不清晰的身影后猛然松了口气,无力的跌坐在地上:“你怎么走路没声啊,吓死我了……”

  “你去哪?”

  申屠川站在那里不动,月光透进来,落在他黑色的睡衣上,泛出冷冷的幽光,加上客厅复古奢侈的装修,他宛如中世纪的吸血鬼,带着天然的冷漠与危险。

  季听感觉心脏都吓疼了,完全顾不上去看他的神情,捂着眼睛说:“我睡不着,就想出来走走,你呢,这大半夜的怎么不睡觉?”

  “我出来拿个东西,”申屠川说完顿了一下,“为什么不开灯?”

  “……我对这里不熟悉,找不到灯在哪。”季听平复下来,一边深呼吸一边回答。

  她话音刚落,啪的一声灯打开了,客厅里瞬间一片通亮,季听下意识的眯起眼睛,半晌才适应光线,而这时申屠川已经走到了她面前,平静的脸上没有任何情绪。

  “来,我带你熟悉一下环境。”申屠川朝她伸出手,嘴角挂着浅浅的笑意。

  季听怔了一下,咬着嘴唇将手递给他,小声的问:“我是不是打扰你休息了?”

  “不会,我也只是凑巧出来。”申屠川说完,将她从地上拉了起来,然后转身朝楼上走。

  季听看着他平稳的步伐,忽略莫名奇怪的感觉,在后面跟上后搭话:“你现在走路看起来很自然。”

  “嗯,现在科技进步很快。”申屠川浅笑。

  季听呼了口气,微笑着跟了过去,申屠川带她进了二层,边走边开口道:“一楼是客厅,二楼一整层都是书房,三楼健身房影音室,四楼是我们的房间,我带你去书房看看。”

  “好。”季听本来还想着小铁环的事,被他一打岔也忘个七七八八了,好奇的跟在他后面熟悉环境。

  一到二楼楼梯口,再往前走没几步就是一排排的书架,整齐划一的分列在两边,中间空出一条两米宽的路,说是书房,更像是图书馆。季听跟在申屠川身后东张西望,看着相当大的空间感慨:“这么多书你看得完吗?”

  “还行,这边这几列,已经看完了。”申屠川指了指右手边。

  季听惊讶:“这得有上千本吧,你确定看完了?”

  “嗯,平时没什么社交,就在家里看书,消磨时间。”申屠川见她迟迟不往前走,伸手抓住她的胳膊,带着她加快了脚步。

  季听侧着半边身体跟着他,不由得仰头同情的看他一眼。这么有钱却没什么社交,只能靠读书打发时间,难怪会一直不幸福。

  “以后有我在,就不会无聊了。”季听含笑看着他。赚钱不容易,陪他消磨时间还是很容易的。

  申屠川顿了一下,嘴角也扬起一个浅笑:“好啊,以后就靠你了。”

  “小事一桩。”季听扬眉。

  二层除了书还是书,尽头有一套办公桌椅,其余的几乎什么都没有,这里跟客厅的奢华比起来,简直算得上清贫。

  “就一把椅子啊,明天再搬一把吧,以后你想看书了,我来陪你一起看。”季听提议。

  申屠川点头答应。

  逛完书房,两个人又一起到影音室打了会儿游戏,玩了两把后申屠川就把机子关了:“太晚了,你该睡觉了。”

  “白天睡多了,我不困。”季听说完打了个哈欠。

  申屠川无奈的看着她:“再不睡天要亮了,你想白天一天都昏昏欲睡吗?”

  季听眨了眨眼:“我真的不困,就算是让我回去躺着,我也睡不着。”说完顿了一下,愈发觉得十年一过,她跟申屠川的位置好像调换了,她变成了那个需要哄着的孩子。

  怪叫人不好意思的,季听的脸微微发烫,刚想说要不就回去睡觉吧,就听到申屠川提议:“既然睡不着,就去我房间喝杯茶吧。”

  “好啊。”季听当然同意了。

  于是两个人又一起上楼,在到四楼楼梯口时,季听突然想起一件事:“你五楼还没带我去逛呢。”

  “五楼上都是杂物,很久没收拾了,估计会有很多灰尘,”申屠川面色不变,“还是不要去了。”

  季听一想也是,上去走一圈鼻子不舒服不说,回来还得洗澡,于是跟着他去了他的房间。

  申屠川的卧室只跟她有一墙之隔,装修跟她的差不多,只是家具的边边角角没有像她屋里那样被包起来,某些设计细节也一样奢华,只是更偏向硬朗风格。

  和她临着的那面墙上,同样的位置也有一面黑色镜子。

  “为什么要在这个地方放个镜子?”季听把疑惑问了出来。

  申屠川扫了一眼:“哦,出门的时候方便打理仪容。”

  “为什么是黑色的?”季听不懂。

  申屠川沉默一瞬:“比普通镜子好看些。”

  理由竟然如此简单,季听哭笑不得,没有再纠结,等在房间里转了一圈,不由得感慨:“我一直以为你更喜欢简约的风格,没想到还会喜欢这种奢侈风。”

  不管是原文中,还是跟她一起生活的那段日子,申屠川除了爱干净之外,几乎没什么物欲,不管什么都喜欢简单的,而这个别墅的装修却宛如中世纪的贵族,各种边边角角都透着繁琐的精细。

  申屠川背对她在茶架前泡茶,将冲泡过的茶叶放进壶中后,又往里倒了一点灰黄色的粉末。听到季听的话,他表情没怎么变化:“你喜欢这种风格吗?”

  季听今天一天好像听他问过很多遍同样的问题,闻言也如之前一样说了句喜欢,接着走到申屠川旁边,看着他手边的灰黄色粉末疑惑:“这是什么?”

  “姜粉,夜里有些凉,喝一些驱驱寒气。”申屠川随手将粉末放进抽屉。

  季听嗅了一下茶香,果然闻到了淡淡的生姜味,不由得好笑:“你现在竟然也开始养生了?”

  “嗯,多注意点总没错。”申屠川轻笑一声,端着茶壶到沙发上坐下,抬手给倒了两杯,茶杯里瞬间开始飘出白烟,清茶的香味弥漫整个房间。

  季听到他对面坐下,享受的闻了闻茶香,这才端起杯子小心的啜一口,热茶滑入喉咙的瞬间,舒畅感弥漫四肢百骸。转眼一杯茶下去了大半,季听放下杯子坐好,目光在屋里不住打量,半晌还是忍不住把话题绕了回去——

  “我还是觉得这种风格跟你不符,你是什么时候开始喜欢这种的?”

  “我不怎么喜欢。”申屠川放松的倚在沙发上,面前那杯茶连动都没动。

  季听顿了一下,奇怪的看向他:“你不喜欢还装修成这样?”

  “嗯,”申屠川垂下眼眸,嘴角扬起一个玩味的笑容,“不觉得这种房子,很像一个奢华的金丝鸟笼吗?”

  季听一愣:“哪里像?”鸟笼跟别墅是怎么联系到一起的?她感觉这十年并不是对她完全没有影响,至少现在,她感觉自己脑子非常不好用。

  “很像的,”申屠川
加入书签我的书架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